熊孩纸


    皓月当空,一切都陷入平静。但在子桑家的一个偏门处,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一个身影再谁都不知情的情况下离开了这个世家,那个身影,半走半停,终于在公路的路灯下。看清了黑影的真容,正是子桑家的二公子——子桑成美。那暗弱灯光下的面庞带着些许疲惫。但成美还在前行,他必须找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哪怕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镇。只要能让他填饱肚子。休息一下。老天待成美不薄。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时候进入了一个灯火通明的世界。但跟小时候成缘描述的不太一样。没有漂亮温雅得服务员姐姐。没有舒缓的音乐。没有奢靡的水晶吊灯。只有那热闹的街道,各种小吃摊,每个小吃摊都有几伙人,吃着,喝着,交谈着,一阵香气被风带过,成美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响了。如此不雅的行为。让成美羞红了脸。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没有人注意到他。这点声响在这片喧闹中没有掀起任何波澜,成美暗自敛起情绪,心想还是填饱肚子再说吧就移步上前寻了一个人少的摊位,那摊位上的食物看起来都十分美味。泛着油光,惹人喜爱,这让成美有点想不出,人气为何会稀少的理由。但就是这安静的氛围,正合了他的心意,成美点了一些看起来比较好克化的食物就正式的享用起了他从外面的第一餐。在就餐的过程中成美时不时的看向别的摊位的人,目光里流露出些羡慕,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令人浑身不自在,吃完饭,成美就近找了一个旅馆。当放下行李,身体碰到了柔软的床的那一瞬间,成美就产生了“别起来了,就这样躺着吧”的念头,看来我们这养在深闺的小少爷确实是累了,歇了会,成美起身收拾了一下行李便睡下了,一夜无梦。
     时间总是在人察觉不到的时候悄悄流走,成美已经在这做小镇好一阵子了。并找了一个能够充实自己的工作,在一家品味不错咖啡厅当服务生,其他服务人员也对说起话来温温吞吞面上总是带着微笑的成美关照有加,但他们发现今天的成美从早上开始就一直闷闷不乐,心不在焉的,就问道“:小成美。怎么了。今天有什么心事吗?”成美摇了摇头。但心里更加担心起来,今天就是一个月中最居中的日子。再过几个小时“他”就会出来,用我的身体做一些坏事,成美决定出去走走散散心,走着走着就走回了自己的住处,心想还是回房间睡一觉吧。,推开房门,在地板上发现了一封邀请函,成美从里面取出了一枚通体通透。成色上好的叶形翡翠和一封信。信中内容所讲让成美觉得不太可信。应该是谁在搞恶作剧。但翡翠的确是真的。给那东西增加了可信度。但那又怎么样,成美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足够符合自己心里的要求,就把信件和连带的信物一起放到了床头的抽屉里。睡觉了。日落月生。当指针指到十二的时候。床上的成美睁开了眼睛。面上依然带笑。但眼里已经不再充满友善,而是如毒蛇般的阴冷。成美起身坐在床边,低着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一动不动的如同时间停止一样。但显然不是,成美突然抬头,把白天的那封信和信物重新拿了出来,又读了一遍。把玩着信物。良久后。露出了一个如孩童般的笑容“:既然弄丢了一件玩具。那就换个游戏玩玩吧~”说罢换了一身衣服。离开了那个家。找到了那个给成美发来邀请函的人,却不料竟是那个小摊的老板。原来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啊...“:嘿嘿~,真巧啊——你就是那个组织的人吧!你们的邀请。我收下了,那个什么“组织”真的像你信中所讲的那样?”
      “是的!组织!一个可以实现梦想。令人着迷的地方!你可以在那里追求最真实的自我。怎么样?少年。加入我们吧!”那个人向成美伸出了手。成美毫不犹豫的握住他的手“当然!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啊?”那人答到“明天早上10点的飞机,目的地——深圳!”说完便转身隐去了身影。
     转眼。第二天成美和组织的人登上了飞往深圳的航班。
     深圳的阳光依然暖人。成美看着坐落在眼前的高大建筑。楞了一会神。就见那人从旁边说到“欢迎你来到组织!子桑成美!在这里你可以随心而动。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成美笑了笑。望着人生的新起点。
         “那个笨蛋会喜欢这个地方吧”

凯佬我对不起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下跪疯狂哭泣)

金宝是世界的珍宝!!我爱金宝!